您现在的位置: 长沙里手 [www.lishou.com] >> 文章频道 >> 原创广场 >> 特约撰稿 >> 正文
剥开橘子,剥开母亲的乡愁       
剥开橘子,剥开母亲的乡愁
[ 作者:黑白雨 | 转贴自:本站原创 | 点击数:1683 | 更新时间:2005/5/2 | 文章录入: ]

 

  上个世纪50年代初,8000湘女告别山清水秀的三湘四水,随新疆的部队招牌团远赴新疆天山南北的蛮荒之地,我母亲就是其中一个。

  1951年,新中国才成立不久,母亲在黄兴南路八角亭附近的一家国营服装厂做女工。正是十月的一天,18岁的她刚好下班,穿着崭新的蓝色工作服,小巧玲珑地行走在家乡的繁华街道上。她看见了征兵的军车和热情激昂的人群,她不假思索地上了车。她甚至没有和工厂的小姐妹商量,更何况她从小父母双亡,独自选择生活道路,对她来说已经不是地一次了。锣鼓喧腾中,军车开拔了。这时母亲才想起她手中紧紧拽着刚刚买来的一袋橘子。她剥开一只,从橘子皮升腾出鲜香潮湿的强烈气味。一瓣瓣月牙似的橘子红得如血如火,仿佛从里面散发出来的深刻的光芒能灼伤眼睛!

  小时候,我从母亲的回忆中认识了湖南:关于芙蓉盛开、鱼米飘香,关于十月的高坡上,红彤彤的橘子如千盏灯笼、万朵流霞……

  我第一次见到橘子,是5岁那年,看露天电影《屈原》。在我眼里,诗人的家园中那几棵橘子树,简直是如诗如画、美仑美奂。我第一次吃橘子,是10岁那年,母亲有个湖南老战友回口里(新疆人指内地)老家探亲,返疆后带给我家几只橘子,冻得硬梆梆的。火炉上温一盆水,不一会儿,里面的橘子周围结一层冰。剥开冰,再剥开橘子,就剥开了母亲的凉凉的乡愁,剥开了我们兄弟姐妹最遥远的盼望。

  几只冰冻的橘子,剥开皮,橘瓣上一张撒开的白色的网,掳走母亲一生的回忆,又拢起孩子们童年所有的快乐。吃完橘子,孩子们又把橘皮吃得一片不留。盆里还有最大最红的一只。母亲把它揣在怀里,带着我们,冒着漫天大雪,去了兵团陵园。母亲将橘子放在一个叫梅秀的阿姨坟前的一片白雪地上。梅阿姨的故事我们是知道的,她是母亲来疆时的战友,来疆没几年,还没结婚成家,就患伤寒而死。梅阿姨祖籍湖南岳阳。

  1989年我大学毕业,带着一种莫名的冲动,头也不回地离开新疆,独自一人逆着母亲的足迹,回到母亲的老家湖南长沙。十多年过去了,每当有人问我来自哪里,我就说我来自新疆阿勒泰。一般人仍然是一头雾水,于是我开始辅导起他们的地理课:如果我国的地理轮廓像个大公鸡,我家就住在公鸡尾巴尖尖上!从他们久久地忘记合闭嘴巴的吃惊表情中,我深深感喟到:对于长沙来说,阿勒泰实在是太远了,遥远得,仿佛在天边。

  如今,我已经是一个满嘴长沙话爱吃橘子的母亲家乡人了。是的,我来自新疆,一个名叫阿勒泰的西北边陲。我的故乡的土地没有橘子,有的只是属于上一代人的传奇和终生的守望,我对他的弃而不顾,不仅仅是因为童年那几只冰冻的橘子,我要去开辟属于我的处女地呀!

  今年秋天,我带着爱人和女儿去岳阳参加一个“农家乐”活动,其中就有到橘园采橘的安排。我看到满山遍野成熟的橘子,我就站在山下久久地仰望着它们,一颗清泪就不知不觉地流了下来。我想起捷克流亡作家昆德拉说过的一句话:生活在别处。昆得拉是带根流浪的人,是精神世界的漂泊者,对他来说,任何地理上历史上的故土家园都不过是迂腐的情节,因为地球只有一个。那么,这片橘园,这片流金溢彩的红土地,为什么总让我潸然泪下?这是母亲的土地,这是梅阿姨的橘园呀!我终于知道:漫漫旅途终有回归,人的永远家园,早已渗透到我们的血脉,其实就是自己内心中最本质、最鲜艳、最甜美、最温暖、最刻骨铭心所在!


  〖长沙里手〗 感谢作者惠赐 更新日期:2003年7月11日

上一篇文章:消夜的回忆
下一篇文章:长沙靓妹火辣辣
收藏此页到365Key | 发表评论 | 告诉好友 |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 南湖路的前世今生[5487]
· 当长沙米粉在午夜的酒影中…[5037]
· 辛亥前夜的长沙:教师最革…[4647]
· 一口水风古井,涌出长沙老…[5767]
· 辛亥革命那年,青年毛泽东…[5002]
 
· 长沙里手的注册商标[5626]
· 新长沙 新联话[16038]
· 出味的长沙话[22888]
· 吃香喝辣长沙美食淘[24508]
· 故居门外的长沙[14754]
 
· 橘子洲,城市之心[4217]
· 水长沙的DNA[3401]
· 我的宁乡话[4546]
· 印象长沙[3754]
· 沅有芷兮澧有兰[7909]
网友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