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长沙里手 [www.lishou.com] >> 文章频道 >> 原创广场 >> 特约撰稿 >> [专题]闲扯长沙 >> 正文
闲扯 我的长沙(六)       
闲扯 我的长沙(六)
[ 作者:阿晴 | 转贴自:里手社区 | 点击数:2315 | 更新时间:2005/5/2 | 文章录入: ]

 

  初中很顺利的进入了周南中学,也就是四中。虽然读书的时候非常想的是去市一中,但因为就近入学的原则,我们那片的初中就是周南中学,八中,还有湖医附中三个学校而已。

  小时候总是对长大有一种神魔般的幻想,很多人如此,我也不例外。初中的感觉,想必和小学大不一样吧?三年下来,才发现似乎是不一样的,又似乎没什么不同。

  初一对任何小学生来说都是一种考验,从小学的两门主课语文数学,一下到了7门,感觉上有点新奇,也有点吃惊,还真不是没害怕过自己记不下这么多东西呢。不过还好,丰富的知识是伴随着更加开阔的学习环境一起出现的。校园比小学大了多少倍啊,那个漂亮的操场都有小学那么大了。其实到现在我还是对周南有点阴影的,只是随着时间的过去,渐渐觉得很多事情虽然改变了人,也造就了人,也就没了那么多的抱怨或者遗憾。

  首先喜欢的是上学的路,比小学远了多少倍啊,小学的地方距离家里垂直距离两百米不到,走路也就十分钟以内,而初中的学校走路起码也要半小时。路上会经过湘雅医院大门,再经过太平间的那张小门,过马路就是十中,从十中旁边的巷子里走下去,弯弯曲曲的走一阵,经过了二医院的门口,然后再走上湘春路,最后插进北正街,经过工人文化二宫的后门,就到了校门口。

  周南的校门口是超级狭窄的,没办法,先天就这么样了,三年的放学时候可没少在这个门口磨蹭。校门口斜对面曾经有个卖包子的铺子,那个是我们光顾最多的早餐店,一块钱四个还是五个的包子,浇上点酱油和辣椒,红通通的很好看,咬一口更是油汪汪的感觉比较填肚子。我不太喜欢吃那个,觉得太油腻了。吃得多一点的是学校小卖部里的面包,有八毛的,有一块二的,现在不知道是什么价格了。那时在单车棚的后面有个小房子就是做面包的烘烤房,每天到了一定的时候都可以闻到香喷喷的新出炉的面包散发出无比诱人的味道,整栋教学楼都会被面包香味所笼罩。令人郁闷的是刚出炉的面包总是被车子送出去卖的,小卖部里放的总是外面卖不掉又拖回来的那些。

  其实还是喜欢周南中学的,在它最后伤害我之前,都是非常喜欢它的。

  学校里教学楼前有棵大雪松,雪松下埋着一个校友的骨灰,好像是姓苏的女人,还是个什么革命家吧,因为周南以前是女中,所以老校友都是女人啦。90年埋下去的,据说那个校友临死前的最后遗愿就是魂归周南,我不知道当年荷塘月色的周南女中给那个校友留下了什么,以至于让她至死都魂牵,可是那种感觉令人羡慕——一生到死的牵挂,现在已经不是什么人都会有了。太快速的一切让我们对很多事情都失去了留恋和追忆的坚持。其实这并不好吧。

  梯形教室门口有创校人朱剑凡先生的半身像,看起来倒是憨憨的老实的一个人,怎么当年那么有勇气毁家兴学呢?对于他,或许因为是本家,或许因为别的原因,从来倒是充满了崇敬,每次经过,至少都会很认真的行注目礼。尊敬值得尊敬的人,不因为他们的存在或者离去而有人和改变是我一直的习惯。

  在梯形教室和科学馆之间拐角以前是一个小花园来着,非常漂亮,里面有很多的花草树木,现在记得的只有腊梅和含笑了,因为我都曾经偷偷的摘过,好香呢。还有就是科学馆门前经常粘贴或者放置了一些对学生处罚的告示牌,那些牌子也会经常被人偷走的扔进小花园的角落里。小宋当年考试帮别人舞弊就被抓过,处罚牌就被她的fans扔到花园里了:)

  科学馆我很喜欢,里面有语音教室,不仅听英语,还听音乐。第一次听陈百强的《偏偏喜欢你》就是在这里,全班一起听的,当时几乎连呼吸的声音都被压低了。陈百强忧伤的声音盘旋在所有人的耳边“旧日情如醉,此际怕再追,偏偏痴心想再见你”。而对于爱情的幻想,我是挺早的,因为看言情小说太多的缘故吧。可是真正恋爱却很迟,或者就是因为看得太多了。那堂语音课我至今记得,闭上眼重回当年,教室的摆设还仿佛就在眼前,而所有的背景已经淡化,只有陈百强的歌声会仿佛闪着光。是的,初中时候的我,很多愁善感,很容易悲伤,经常想得太多,有点象三毛书中《雨季不再来》的感觉,充满青春气息的伤感,不明所以的伤感。真令人怀念啊。科学馆还令我怀念的就是顶楼天台了。也许很多人都没上去过,当时我去过多次的,因为那里种了很多植物,对植物小组开放的,而我那时是植物老师钟爱的得意弟子。现在想来小资的情怀也许是从那时就体现出来了——有次植物组做校园内的植物调查报告,就是把学校范围内的植物整理成报告,列名植物名称,科、属、形态特征等等。也许是为了表现自己,也许是真的狂爱,那时我细致得连苔藓的品种都很仔细的翻阅了,一边查着植物字典,一边做报告,最后看到报告的老师都吓了一跳,因为我写了两百多种植物,是很长很大的一个报告,而一般同学也就做了六七十种而已。直到现在,再看到那些植物依然很清晰的记得它们的一切。如果不是因为生物以及园林设计都是理科,或许我走的路和今天已经大不一样。

  周南的操场里有一棵300多年历史了的银杏树,是被保护的,绝对不许砍伐,所以至今还在跑道旁边,有时我们追打偶尔会一头撞上去。一到秋天,黄扇子一般的银杏叶就飞着旋着飘落了满地,真漂亮啊。也许每个爱幻想的女生都曾经在书里夹过一片叶子吧。

  学校里面说完了,就该说说我的其他时间怎么度过的了。

  江边的码头,以及八中斜对面那一线江岸是最常去的地方。只要时间尚早,或者稍微有点少女心事,就会去那些地方吹风,或者偶尔放放船,用写满心事的纸折成船然后放到江水中去。即便是现在,我都有放漂流瓶的梦想,呵呵。虽然已经不再需要漂流瓶给我带来白马王子,可是想用漂流瓶给他人传递一点意外吧。我喜欢江边的那个码头,小石子堆出来山,或者沙山,或者是江边那排石栏杆,再或者就是码头下的那片草地……都曾经给我留下数不清的记忆。

  江边的草总是疯狂而肆意的生长,最长的时候曾经长到过人只要坐下就会被遮挡,有时会看到六班的情侣躲在草里,据说是在接吻。而我在这里学会了抽烟,不过通常是别人开一根烟给我而已,我装成熟的接过来抽一口,剩下的就是自燃掉了。那时的我其实不会也不能抽烟,只是个闻到烟味都会咳嗽不止的小女孩而已。躲在草里忧伤的时候并不太多,大多的时候我会在附近的河滩上奔跑或者散步,站在水边吹着江风,风会带着一点腥味,而我却那么喜欢强烈的风,猛烈的吹过来,扑在脸上,身上,把衣服都吹得紧紧的贴在身上,或者把头发吹起来。特别喜欢那样的感觉,感受着被自然所环绕所征服,没有力气去抵挡风的侵袭。有时会哭,一边哭一边抹眼泪,风吹过来的时候觉得脸上特别凉。对风有种难以述说的喜爱,不论是山顶或者水边,有风的地方总让我喜欢。也许因为风的不定,和风的难留,很象潜意识里对这个世界的感受吧。同样的,很多时候在很多人的印象里,我也是风一样的女子,不定和难留,处世没有太过固定的习惯,对人没有太过深刻的情感,总是淡淡的,偶尔却会很强烈的震撼别人一下,不过等你发现的时候,这阵风已经再次吹拂到你追寻不到的其他地方。所以会在签名档曾经写下这样一句话“你只有一次的机会”。是的,只有一次的机会,不论怎样,我只付出一次,只守候一次,也只放弃一次。除了风,还会喜欢阳光。江边的石栏杆大概有半米宽,正好够我躺在上面。日落的时候,看着太阳渐渐在云层中落下,变得红艳艳的惹人喜欢,亲近又美丽。或者云层多的时候,看到云后的太阳努力的把光线透过云层的缝隙洒下来,那些四散的光柱美丽得让人着迷,再美的风景画和图片,也无法超过记忆中那些真实的场面。码头边散落的石子里经常有贝壳的残片,不过对我们而言就是很好的画笔了,找出来就能在码头的地上或者墙上随便乱写乱画。我大多是画只小鸡或者乌龟什么的,很少写下什么句子。

  有一年的河滩上,长满了野生的番茄,也不晓得是哪里飘来的种子,一大片一大片全部都是,矮矮的刚到膝盖那么高就开满了黄色小花朵,然后结出很多小番茄来,只是那些番茄都非常瘦弱,看起来不像能吃的样子。我是天天等啊天天盼,盼望它们能够成熟起来变黄变红好让我痛快吃一顿。可是一直等到涨水把它们全部淹没都没吃上一个,遗憾!

  再就是和建湘路垂直的那一线江边了,那里通常人很多,锻炼的,闲逛的,卖东西的,还有来休息的。我总是骑着单车上去的,也不下车就那么斜靠在栏杆上,看着江上来来往往的船和旁边来来往往的人出神,不知道想些什么,嘴里却在一首接着一首的唱歌,唱所有自己知道想唱的歌。偶尔会有人笑着跟我打招呼说小妹妹你唱歌真好听什么的。那时很酷,总是一贯的漠视,哪象现在只要人一夸就笑得跟朵花似的了。唉,还是年纪啊。

  初中开始写日记,用很漂亮很漂亮的那种日记本。当然日记本是肯定被班上男生透走看过的。初中时候我挺没异性缘的,看谁都不顺眼,是个小愤青。那时最喜欢的就是和班上另外一个女生一起大谈特谈足球风云,谈参考消息上的新闻,谈一些社会现象,谈武侠小说的精彩章节,经常把旁边偶尔听我们谈话的同学都唬得一愣一愣的,觉得这两个女生特神,尤其是我。(因为那个女生本来就看着象外国人,身材高大,外语特别好,而我怎么看怎么看也就一中国土产,还特娇小玲珑那种。^_^)还有一个游戏,就是跟一个叫刘娟的女生对望,比赛谁能坚持得久,盯着不眨眼。她坐最后一排,我坐第一排,在教室里是对角线的关系,不过玩心起了的时候,上课照看不误,偶尔使坏还会故意含情脉脉的看着,看着这一线过去的同学都挺纳闷,不晓得我们在干什么,偶尔还会臊得有人羞红了脸,真好玩。

  牛仔裤好像也是初中开始穿起来的,自从那之后的十几年,几乎牛仔裤就成了我的招牌。

  初中大多是骑单车去读书,车速之快导致我经常被人向父母投诉。那时骑单车的水平是真的很好了,骑得快也很快,慢也可以很慢,反正跟人比的时候怎样都没输过。在学会大撒把之后也经常玩大撒把的,吹着响亮的口哨在街上飞驰而过,空着手吃东西啦,翻书看啦等等。

  那时也挺傻的,经常经过的路上,总会看到一个男生,好像比我大一些。他总是步行,而我总是骑车一冲就过去了,不过见得多了也会点头微笑一下。有次我也走路去上学,正好和他同路了,就聊了几句,他是隔壁明德的,比我高一级,还说毕业会考要复习以前的教科书,问我有没有初一的英语课本。那之后的好几天我都把初一的英语课本带在书包里,希望再见可以拿给他,但就是没见到了。

  初中的时候胆子很小,不太敢到其他学校去,但又想去看看在别的学校读书的同学。麻着胆子去过一次明德,结果被他们的教导主任逮住狠狠训了一顿赶了出来。还去过十中,纯粹就是好奇才想进去看看的,不过没走进去多远就出来了,因为听说那里的少数民族班的学生打人很厉害,都怕得跑出来了。再就是去过一次一中,这个让我很向往却无法进去的地方,学校真的更大更漂亮。

  二马路过去是菜市场的,露天的那种,后来改建成带顶棚的,最后还是拆成了马路,又成了马路市场;从二马路口子往前走那个河边就是我上面写到经常去的地方,也是我学会游泳的地方。最后在湘江游泳大概是87年?那时江面上已经开始有油污了;幸福桥让我纳闷了很久到底桥在哪里,现在去毛家桥买水果还会走铁路经过那一边;文昌阁是我觉得最书卷气的地名之一了,当然连同记忆里还有著名的活化石文昌鱼,哈哈。其实古代的文昌阁就是现在的天心阁哦,不晓得怎么变来变去的;麻元岭那就更是我的地盘了……

  铁佛东街那里有条小巷子可以通到二马路上去,以前在二马路这个口子上有个书摊来着,专门搭上铁丝挂着各种小人书可以租来看,几分钱一本。我那时常去旁边的师欸毑家,她一没空带我就把我送到书摊去看书,看到吃饭的时候再让人带上钱把我赎回来。我一般可以看上好几毛钱的书哦,真快乐!师欸毑是我的童年记忆中最和蔼的人之一。

  幸福桥那边巷子稀乱的,随便怎么走都可以从某个宿舍区走到别的路上去,有时我会骑着单车乱走,没有目的,纯粹就是打发时间而已。

  铁佛东街,现在想来这个名字究竟来自哪里?不晓得任继辅兄能否给点考究来看看?铁佛东街小学对面那个卖零食的摊子当年可是相当出名的,卖的凉拌韭菜、凉拌豆皮都是一绝。我和同学有时会特意跑这来吃一些。口袋里有个两块钱就能够很牛了,一份豆皮好像才两毛钱,两个人各叫豆皮韭菜,再来点别的什么也不过一块多钱,吃得跟什么似的,对生活充满了满足。不过那个店子的主人是个喜欢抱怨的老太太,那把嘴巴子有蛮讨嫌。好像这个店子现在也没有了。

  三角塘小学斜对面有一家精品店,就算现在没事走过,我都会去看看里面的文具或者小玩意的,因为实在是不错的,曾经在那买了一堆东西,包括我的手机链等等。那时校门口经常蹲着很多提着大篮子卖东西的小贩,卖零食,卖贴画,卖各种廉价文具等等。曾看见有个老太太跟人吵架,好像是别人冤枉她找少了钱一定强要了回去,她气愤的骂着“那钱就当作我给你家人买药吃了,一分钱一副的药,一块钱吃你一百副……”

  现在那条巷子热闹却是因为长沙大学的缘故。长沙大学的日语和旅游管理专业90年的时候在长沙都是很有名气的,可是据说教日语的长得太丑,以致后来那个跟我经常讨论天下大事的MM还是选了英语系。长大附近有卖冰的店子,水果沙冰做得味道还行,也不贵。

  我是很喜欢二马路的,从二马路一直走到北正街上面,还会经过基督教会,再看到天主堂的一点侧影。但是上次去天主堂的时候,那里已经开始拆迁了,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天主堂的存在。我喜欢天主堂。觉得很没有头绪的时候也会跑进去,坐在西斜日光透过彩色玻璃大窗投射到的长椅上,看着虔诚的教徒们做着她们自己的事情,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作,呆呆的让这沉静的气氛洗涤内心的不安,然后再该干吗干吗去。天主堂是相当漂亮的,甚至差点让我有了入教的冲动,教义入门的手册不敢说全背,至少都能说得出一二了。如果不是因为我家姨妈是教徒,总是想拉着我去参加教会活动,或者我已经主动入教了(天生的叛逆,人家想让我做的我总是习惯性的反抗,呵呵)。偶尔会用英语唱着哈里路亚的歌曲,其实我就是喜欢那么几句歌词罢了:

  i once was lost but now i am find
  我曾经失去,但现已拥有
  was blind but now i see
  我曾经盲目,但现在能够看清

  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却仿佛清泉一样,总是会在不经意的时候跳出来,让我的心灵在追寻和失去的痛苦中得到一些慰藉。

  --------------------------
  (原创文字,专供里手网站,严禁媒体或者其他网站转贴)
  捐助一个失学的孩子,为他们的生命制造一个播种希望的春天。他们的将来会因我们而改变。
  ---http://hope.cnfarmer.net


  〖长沙里手〗 感谢作者惠赐,原创首发里手社区 2004-5-14 更新日期:2004年6月1日
上一篇文章:闲扯 我的长沙(六)
下一篇文章:闲扯 我的长沙(八)
收藏此页到365Key | 发表评论 | 告诉好友 |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 南湖路的前世今生[5327]
· 当长沙米粉在午夜的酒影中…[4879]
· 辛亥前夜的长沙:教师最革…[4518]
· 一口水风古井,涌出长沙老…[5576]
· 辛亥革命那年,青年毛泽东…[4874]
 
· 长沙里手的注册商标[5489]
· 新长沙 新联话[15897]
· 出味的长沙话[22745]
· 吃香喝辣长沙美食淘[24375]
· 故居门外的长沙[14558]
 
· 南湖路的前世今生[5327]
· 当长沙米粉在午夜的酒影中…[4880]
· 辛亥前夜的长沙:教师最革…[4518]
· 一口水风古井,涌出长沙老…[5577]
· 辛亥革命那年,青年毛泽东…[4874]
网友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