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要打印的文件是:占尽风情向晓园

占尽风情向晓园



作者:阿晴    转贴自:本站原创


 

    风姐姐,你好,如果有空再到长沙来,请让我当导游,带你去一个地方,那是个没什么名气的地方,叫——“晓园”。是为了纪念中日友好而修建的公园。离火车站很近,很小很小的公园。自己都有好几年没有来过了。今天到这附近办事,经过门口,半掩的朱红大门后有着掩映不住的葱茏绿意吸引住了我。忍不住便进来了。

    跟着我走吧,慢慢的走,别心急。让我边走边说,没准还能唱两首歌给你听听,想听吗?

    一进门,就可以看到一道弧形的石壁,石壁上刻着宋人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这画好象至今已经只有摹本在世间流传了,白描的手法,倒是被刻画得有板有眼,一笔一笔,虽少了点神韵,到也勉强入眼,将就着看看吧。看到末段的树和水时,觉得很多儿时的回忆又重回脑海。因为这里画的树基本只用到了“鹿角”和“蟹爪”两种技法,年幼的我学习国画时,也正好是学到此处便停下来了的。自然多了些亲切感。一棵树一棵树的看,一点点一点点的回忆在复原,不知不觉中竟笑的如同当年一般的纯真了,你呢?怎么没有表情——是不是觉得无趣?那我们再往前走,再往前看。

    我们走右边那条小径吧。两旁的树木扶苏,好象很幽静。冬日的阳光透过树叶间的夹缝,在小径上投下一个一个暖暖的色块,如同一小块一小块柔软的羊毛毯散落着,真想小心的拾起,再缝成一条温暖的围巾,送给某个人。

    风姐姐,你东张西望的在看什么?是那条通向小山丘的岔道?上面有个小亭子的,天气好的假日里,常有爱下棋的人在此摆开阵势,以棋会友,你不是爱下围棋吗,上去看看,看能否找到棋友切磋一番。我可以在一旁静静观候,虽不会下,但还是懂看的。看一局好棋也是一种享受啊。

    喔,今天亭子里没有人,那我们继续前行。

    这边的树疏了点,阳光肆无忌惮的洒满了整条路,晒的心情都是暖洋洋的呢。风姐姐,你看到了吗,前面有个幽深的小院子,古色古香的,进去看看吗?大门的两侧各有一幅雕刻的木画,竟是画的哼哈二将。呵呵,摆在这迎来送往的就如此横眉冷对,也不怕把客人吓跑了吗。而且更奇怪的是哼哈二将的背后各有一字,是“雅”和“精”。我的好奇心上来了,要进去看个究竟。

    原来这里是黎明电脑雕刻研究所的展示厅。怪不得故弄玄虚的。呵呵,门口那幅《清明上河图》也应该是他们的杰作了。对艺术类的东西一向情有独钟,不能放过机会,好好瞧瞧才行。原本以为电脑只能雕刻出白描似的线条画,想不到这里连写意的国画和照片效果的仿真画都有。卧居的山人,狂放的虬髯客,泰坦尼克上的JACK和ROSE,微笑的MONALISA……看来这电脑雕刻还真有发展和推广的潜力。如果我在,要怎么开拓市场才好呢?不好意思,风姐姐,我三句话不离本行,市场营销的概念已经成了习惯性的思维方式我打住,不说这个了。哈哈,我们继续游。

    已是中午了。阳光真的很舒畅,你饿了吗?不饿是吧,那呆会儿在吃中饭,先看看。我不饿的。工作的时候,忙得有一顿没一顿的日子多了。

    出了展示厅,正对面的就是晓园的主体建筑——友好和平雕像。雕像的主体部分是两个并肩前行的青年,双臂敞开,象在迎接美好的未来。辅助性的群雕有双双弹奏着祥和乐章的妙龄少女,有放飞和平鸽的纯真少年,还有歌唱幸福的翩翩少女。似乎有点老套。可总能让人久久凝眸,也许最平淡中就蕴涵着最真吧。

    有过多久没来晓园了?上次来应该是高三时吧。也是无意中经过,在暮色四合的时分。晓园正在举办菊展,但是菊花已将美丽的姿容沉入了夜色之中。我却无意中走了进来。依稀看到,流泻而下的悬岩菊,特力独行的案头菊,高高扬起的塔菊……徜徉于晚风漾起的花香中,一小步一小步慢悠悠的走,慢悠悠的看。仿佛要把所有的美丽都烙印在心中。当独自走在空荡荡的草坪中时,天上一轮圆月,幽幽的泻出一地银华,如水如歌,清凉得也如这片夜色,却又柔和得也如这片花香。(一转眼又是好几年过去了。我已经不是当初背着书包蹦蹦跳跳的模样,而是变成了拎着手提包蹦蹦跳跳。哈哈,换汤不换药)

    而今,就着这片和煦的阳光,忆起那片幽然的月光,心中竟有着相同的沉静与安详。也许天变地变,情怀却始终不曾改变。古人说“流光容易把人抛”,我无所谓它是红了樱桃或是绿了芭蕉,只愿在如飞的岁月里,能守着心中的宁静,赏着身边的美景,唱着爱听的老歌,关心着想要关心的人儿,就够了。

    风姐姐,我累了。晓园只赏了一半,另一半,下回再陪你共赏,好吗?


    〖长沙里手


作者:阿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