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要打印的文件是:岳麓书院的故事

岳麓书院的故事



作者:佚名    转贴自:本站原创


 

  岳麓书院的风云篇起于12世纪中叶,风波篇在20世纪末叶,其间相隔了800余年。所谓风云,是指朱熹、张两位思想大师的风云际会;所谓风波,是指由余秋雨开讲所引起的种种议论。围绕余先生的非议,一是集中在开讲之地,一是集中在所讲之题。非议者认为余先生如果在书院的文庙开讲尚可接受,但是在朱熹、张会讲之地的忠孝廉节堂,是为不妥、不恭。持这种说法恐怕是因为说者太“恭”了。开讲伊始,余先生就改媒体所谓“设坛”为“朝拜”,恭敬是没有问题的。关于余先生的讲题,非议者以为是大而无当。关于这一褒贬,我们也大致可以有一个计较,因为新近一套“岳麓书院世纪论坛丛书”(湖南大学版),记录了1999年以来五位开讲者的演讲,还附录了许多相关材料。

  从记录稿看,余先生所讲的确是较为空泛,豪壮语多而平常话少。这倒不完全是话题本身的问题。其他几位先生的话题也都不小,但是都扣着自己的本业专长来讲,比方,余光中先生讲诗歌,杜维明先生讲儒学,黄永玉先生讲绘画,张朝阳讲网络,都落到一些实质的理证和例证上,都比余先生所讲结实一些。

  好的演讲,不仅可以动听,还会让人回味,真的可以剩下一些东西来。我们最多想起的演讲,就是鲁迅先生的《魏晋风度及文章与药及酒之关系》。这是短的讲。长的讲,比方《国学概论》(章太炎讲,曹聚仁记录,有上海古籍版)、《中国新文学的源流》(周作人讲,邓广铭记录,有上海书店版)、《梁启超国学讲录二种》(社会科学版)、《陈寅恪魏晋南北朝史讲演录》(万绳南整理,黄山书社版)等等;国外的如米歇尔·福柯的《必须保卫社会》(上海人民版)、基佐的《欧洲文明史》(商务版)、雅克·德里达的《多义的记忆》(中央编译版)等等,都是有书可查的。我们可以这样说,在哪儿讲不是特别重要,重要的是讲出什么来了。


朱熹 1167年、1194年两度讲学于岳麓书院。


    【长沙里手】转载自《南方周末》


作者: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