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要打印的文件是:贬官贾谊:在长沙错失的鵩鸟味道

贬官贾谊:在长沙错失的鵩鸟味道



作者:任波    转贴自:本站原创


    长沙是个充满美食,让人口水滴滴的城市,二千年前当軑侯夫人辛追(即马王堆老太太)在长沙猛“逮”美食之时,几乎与他同时代、来自洛阳的英俊少年郎贾谊却因一只鵩鸟飞进他在太平街所住的屋里而悲忧烦恼。

    这位贾太傅帅哥也太不懂美食了。其实鵩鸟味道很好。

    鵩鸟飞进屋,当年的迷信固然说是大凶,但贾太傅同学也可以把这只鸟抓住,然后烧烤着,或做成一碗鵩鸟来吃。把凶数吃掉了,大吉大利的日子自然到来。

    三国吴国吴程县令陆玑曾作疏注过《尔雅》,陆先生考证说:“鹗,大如斑鸠,绿色恶声之鸟也,入人家凶,贾谊所谓鵩鸟是也。其肉甚美,可为羹糜,又可为炙。汉代御物,各随其时,唯鹗鸟冬夏常施之,以其美故也。”

    我真的很想批评贾谊不懂美食,所以寿命不长了。

    一般来说懂美食的人,如果不暴饮暴食,因战斗力太强吃出高血压高血脂高血糖脂肪肝来,一定会长寿的,因为他们快乐。

    何况吓了贾谊一跳,让他忧愁于生死的鵩鸟,战国时旷达的庄子吃过,北宋时搞变法的“拗相公”王安石吃过。它还是汉代最流行的美食食材,美食当前,忧愁得也太没道理了。

    我要是二千年前住在太平街的贾谊,我一定会抓住鵩鸟,用青椒炒着来吃,想必经比现在四方坪的青椒炒土鸡好吃(当然,在西汉辣椒还未进入中国),我还会喊美食家范命辉与谭飞来尝尝,让他们评价是土鸡好吃,还是鵩鸟好吃。

    我或许也会写一篇《鵩鸟赋》,但是绝对不是发抒忧愁生死感慨的哲理散文,而只是一篇宣扬湘楚美食的文章。至于它能不能流传,我就不关心了,反正我又不能时空穿越,回到汉朝去。


作者:任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