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要打印的文件是:找到湘江猴子石

找到湘江猴子石



作者:任波    转贴自:长沙晚报


来源:长沙晚报  时间:2009-09-11  
 

长沙城南湘江东岸之猴子石。图片来源:1933年傅角今《湖南地理志》

    湘江猴子石,形状更像狮头

    从湘江上游泛舟而下,猴子石是旧时即将进入长沙市区的标志。

    猴子石消失于1975年10月开始动工的长沙市三水厂的建设,迄今不过才34年,猴子石到底“长”得什么模样?

    有位姓钟的老人,向某报社的记者回忆说,猴子石“形状酷似一大一小两只猴子”,“大猴子在南面,约有2米多高,身上像是穿着官服,腰间还系着玉带,面部朝着湘江远眺。北面的小猴子身高1米多,偎依在大猴子身旁,形同母子。”

    我们翻读傅角今编著的民国版《湖南地理志》,却发现有猴子石的照片,照片有如此标注:“长沙城南湘江东岸之猴子石”。通过放大这幅照片,发现当年长沙城南的猴子石上站着至少两人。

    不过,这幅摄于1933年前的猴子石,并不像猴子,也看不出一大一小母子两猴的形状,倒像一个狮头。

    1933年《湖南地理志·湘江》中说:“湘江……迳湘潭县城南,经鹞子岩,东北流入长沙县境。东岩怪石矗立,是曰昭山。再下为炭塘子,水急江浅,长潭间航路之险地也。又北至靳江河,有靳水自西来注。东岸有猴子石兀立,作俯瞰江心势,状至奇异。江至岳麓山与长沙市间,江心水鹭洲(亦名水陆洲),洋楼栉比,槐柳成阴,有辟作公园之议。湘水仍北流,有浏水及捞刀水,次第自东来注,迳三汊矶市,历回龙、白沙二洲……”

    湖湘文库于2008年12月重刊这本七十多年前的《湖南地理志》,不过翻遍新版《湖南地理志》,却似乎找不到原版中的这幅猴子石的照片。

    猴子石原名狮子石和黑石头

    清代陈运溶《湘城访古录》说,猴子石,只是民间通俗的说法。猴子石,“旧名黑石头,湘江东岸边,高三四丈,如狮形,上有石,如狮头;下有深潭,渔人每于此设祭。”

    清代《善化县志》说,猴子石“高三四丈,如狮形,上有一大石,如狮头翘首昂立;下有深潭,渔人时从此设祭。相传,无心推之(指推动猴子石),即转动,奇险可观。”

    在科学不发达的年代,猴子石与它下面的深潭,一直有人以为有神异,直到上世纪二三十年代,赵恒惕求雨,仍命人在猴子石上往石下深潭投入虎骨,希望在水中引起一番“龙虎斗”,从而使龙飞上天空,行云布雨,解决旱情。今天看来,已十分可笑。

    明崇祯十四年,福建人蔡道宪到长沙做官,一个冬天的早上,邀集长沙城内的一帮士子,载酒呼舟,晨游于湘江之上。忽然湘江之上起了大雾,“迷不见涯际”,在前前后后一片柔橹声中,大船靠近一块“巉巉然,堑江荡波,昂首西望,屹如狮子”的石头之下。

    这块石头,过去很少人登攀其上。蔡道宪问舟上划桨人,这是哪里?答:“古黑石头。”

    于是,在这个冬天的早上,蔡道宪与士子七八人,爬到大石头上,此刻“日光逗露,回望岳麓,青青一抹出岚中”。 众人喧笑,敲击着石头说,这块石头,“旧号狮子,象形也,因名;肤理黑黝,名黑石,象色也。”

    但这帮文化人认为不论是叫狮子石还是黑石头,都有不足处,有辱长沙的这块大石头。于是,这帮士子有为石头取名聚石的,因为当时是众位贤人相聚;有称它为烟石的,此刻江上正起着雾。因为这块石头在湘江之浦,有人取名为浦石。最后,通过占卜,取名为浦石。两年后,蔡道宪为忠于职守,守卫长沙城,不幸被“流寇”(鲁迅语)张献忠杀害于西长街边明月池。而猴子石也成为人们缅怀这位尽忠职守的官员的纪念地之一。

    《南岳七十二峰图》上一只蹲着的猴子

    清代尹继隆纂修的《南岳七十二峰图》上标注有长沙城和长沙城南的猴子石,在《南岳七十二峰图》上,猴子石就是一只蹲踞着的猴子。民国《长沙市指南》也直指猴子石如蹲着的猴子。

    清代长沙的同治进士王楷留有猴子石诗一首说:“魂招义帝懔君臣,垓下闻歌志未伸。昔作沐猴今化石,楚人仍踞楚江滨。”此诗似有隐射,隐射何事,已无可考。

    距今三十多年前兴建长沙市第三自来水厂,作泵房取水口,猴子石因此被炸毁,我曾经看过一本回忆资料,记得在炸猴子石时,因出现哑炮,解放军战士上去查看,结果有两人遇难。

    蹲踞湘江边的猴子石已经不存在了,但湘江两岸的人文美景仍在不断出现中,在1917年11月,有勇有谋的青年毛泽东率第一师范的“学生军”“以虚以实”,收缴溃兵枪支的故事就发生在猴子石。如今,新猴子石旁为纪此事建有“猴子石”纪念碑,并曾请毛新宇替这块“猴子石”碑揭幕。


作者:任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