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要打印的文件是:育英儿童抗敌工作团和育英小学

育英儿童抗敌工作团和育英小学



作者:浣官生    转贴自:长沙晚报


来源:长沙晚报  时间:2009-02-28


    《长沙晚报》“文化观察”版曾有关于孩子剧团的综合报道,其中有一处提到1938年6月孩子剧团与育英儿童团联合演出一事。想不到事隔七十年,袁老师对这件事还记得很清楚。

    育英儿童团的全名,为育英儿童抗敌工作团,团长为育英小学校长孙伟。孙伟是中共党员,当时抗战伊始,国共第二次合作形成,掀起了全国人民的抗日高潮。孙伟的党员身份是公开的,他以育英小学为基地组织了育英儿童抗敌工作团,地址在保节堂街(现湖南中医学院附二院最早所在)。因为儿童团的排练节目与教学有矛盾,同时地方也小,于是,孙伟把育英小学迁到了他的老家长沙县团头河孙家祠堂。孙伟脸上有麻子,我们背地里叫他孙麻子。团里的成员,有育英小学的毕业生,有社会上招募的热血青少年,还有孙校长的家族成员。当时,我不懂世事,只羡慕他们身上穿的蓝色工装裤,觉得很神气很精神。学校的墙上到处贴的是抗日救亡的标语。

    我只听到过他们排练时的歌声和对白,没有看过他们的演出。我是六年级才插班到育英的,没有在保节堂街上过课,入校就到团头河临时校址去了。临时校址的老师,是城里的原班人马,其中有孙校长的夫人王老师。王老师带了两个尚小的女儿。我们看的课外读物小人书连环图,都是反映新四军、八路军情况的,每天唱的都是抗日歌曲:“红缨枪、红缨枪,枪缨红似火,枪头放银光……”“起来吧!起来吧!祖国的孩子们……”“中国不会亡,中国不会亡……”我想,当时能有那么多的图书公开宣传党的抗日政策和新四军八路军的战绩,公开高唱抗日根据地的抗日救亡歌曲的学校,在长沙恐怕没有第二个。我在1940年毕业后,就到蓝田读中学去了。后不久,只听说孙伟校长去了根据地,育英儿童抗敌工作团被解散。抗日战争胜利后,我去过保节堂街,原来育英小学的校门,挂着中医研究所的牌子。至于育英小学的情况,我就一无所知了。

    记得1947年上期,育英小学的同学周世华在中山路靠清泰街口开了一家小小的书店,我路过时遇见了他,他要我有空时去看书。大概只过了两星期,我去看书,只见店里一片狼藉,显然是被人砸了,周世华坐在那里非常气恼的样子。他说,就是因为书架上摆放了一套“鲁迅全集”。我无言以慰。过几天再去看,书店已歇业关门。以后再也没有看见过周世华。

    1949年长沙解放前几个月,我在报纸上看到了育英小学的同学孙翠英登的一则寻人启事,寻找她突然失踪的哥哥。启事的措辞凄婉激愤。孙翠英是孙伟的近亲。看了这则启事,我心里已猜到问题的几分了。

    孩子剧团,是在当时地下党的帮助下在上海由进步人士领导建立起来的,辗转八个省,在长沙停留的时间并不长。而育英儿童抗敌工作团,是在党的直接组织领导下建立,鲜明地打着抗日的旗帜进行活动的,成员全是长沙的青少年。

    当时的育英儿童抗敌工作团现在还有少数老人记得,当时的育英小学呢?不知长沙市教育志上是否也有所记。


也说“育英”

--------------------------------------------------------------------------------
来源:长沙晚报  时间:2009-03-14

 
    前些天《橘洲》有篇文章说到长沙私立育英小学和育英儿童抗敌工作团(以下简称育英团),我也就文中提及的人和事儿说说,或可订正,或作补充。

    长沙私立育英小学创建于上世纪二十年代,附设幼稚园,有三层楼房,校舍教学颇具规模。1937 年春,孙伟被推为校长,是年冬入党,次年初兼学校党支书。他掌校后对学制、课程、教材、教学方法等进行全面改革,遵徐特立老指示办学,紧密配合省文化抗敌后援会开展工作。不久他又担任中共长沙县委委员分管宣传。“为了开展农村党的工作,扩大党的组织,学校在长沙东乡团头河石桥村孙家祠堂设立分校,派去部分党员教师、骨干学生,建立了党支部。”(摘自孙伟亲笔回忆材料)这一举措并非“因为儿童团的排练节目与教学有矛盾,而且地方也小……”当时的育英小学已成为党的一个重要据点,一些组织包括几百人的会议都在那里召开,没什么容纳不了的。

    “1938年6月孩子剧团与育英儿童团联合演出”一事,引人质疑。只是在当年7月上旬由长沙儿童剧团发起,有长沙儿童战时工作团和育英团参加,为战区难童募捐做过联合公演,依以上团次分别出演的剧目有《中华儿童血》、《炮火下的孩子》、《到大教室去》。当时孩子剧团从武汉出发去大西南途经长沙逗留短暂;时间再往后推移,长沙儿童剧团被孩子剧团收编,曾作为孩子剧团成员的袁(贤能)老师,可能因年代久远难以记忆,误把长沙儿童剧团当作孩子剧团了。

    原学校老师、团顾问黄俊说,育英团是“在育英学校母体里孕育诞生的”,这话极其形象确切。它于1938年12月25日正式成立(此前为学生组织,未经批准备案),由中共湖南省委直接领导。团员大会选出五人组成干事会,推李建坤为主任干事(一年多后离团由奉文湘接任),主管团务。随团工作的老师作全面辅导,称顾问,孙伟是总顾问,不是团长,育英团没设团长。

    说育英,不能不提孙伟。他率先推行抗战教育,把学校办得有声有色;他是育英团的创始人,最得力的组织者、领导者;他朝气蓬勃,精明能干,耐劳吃苦,思想活跃开朗,说话最富鼓动性;他和蔼可亲,视学生、团员如子侄,孩子们深深爱着他。在那个把天地国亲师联为一体立成牌位供奉还日日不忘进香跪拜的年代,一般人是不会在意孙伟生理上那点儿缺陷,更别说那些心灵纯真的孩子。“我们背地里叫他孙麻子”的“我们”,不会在整个学生人数的比例中占到多少位置。

    文章中提到书店被砸,孙翠英寻哥哥……不知情的人读罢简直云里雾里。笔者略有所知,无心详述,因为它太触动育英人的伤痛了,说来心要泣血。这里简言史实:共产党员孙森(原名阜民)是育英小学最优秀的学生、育英团最出色的演员,是孙伟的亲侄,翠英的亲哥。他与师兄杨棣华合伙经营的中国书店,于1946年上半年被敌特捣毁,事发时他在上海经办中国书店分店,家里人嘱他暂莫回家,可他未能识破“女友”的诱骗,于8月上旬回到长沙,19日晚在多福寺小学被捕,后被活埋……烈士公园巍巍的烈士塔里,留下了他金光闪闪的名字。

 

作者:李炎坤


作者:浣官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