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要打印的文件是:的来的往

的来的往



作者:时落笔    转贴自:长沙晚报


来源:长沙晚报  时间:2006-11-7

 
    想买车,因此算养车的费用,结果吃惊地发现我每月打车的开支都在一千元以上。

    现在,在长沙打车越来越方便了,车多了,价格降了,特别是新实行了单双号车交班的时间错开,最让我喜欢。

     以往,下班后约朋友“腐败”,总因为的士交班拦不到车,饥肠辘辘地在马路边等半天,而那边餐桌上同样饥肠辘辘的朋友也是一个电话一个电话地催促,好好一顿饭,因为要等四面八方的人到齐总要吃上一两个小时。

    打车除了的士费,还有其他的损失,我算了算,这些年,我在的士上一共掉了3台手机、5把伞、给小侄女买的奶粉、在湖南图书城选了一天的书等等。

    幸好长沙并不算大城市,不管怎么跑,都不会有蛮惊人的价格。有次,在朋友家认识一个美女,饭后,朋友安排我送美女回家,从香樟路送到河西新市政府,然后,再回井湾子,也不过百来元。不过,那位美女,我后来再没敢约她出来。

   许多外地人都报怨长沙的的士司机不文明,喜欢在车载对讲机里说些乱七八糟的浑话。可能是我在这个城市待太长时间了,倒也习惯长沙话的痞里痞气。有次打车回家,开始听着司机们在对讲机里开策,正是越策越开心,突然,有人说,有个兄弟送客到金盆岭加油站,那几个人坐车不给钱还要打他,要弟兄们快来帮忙。电台里马上没有人策了,一个一个都开始报自己所在的位置和能赶到金盆岭加油站的时间。我到目的地下车后,问的士司机:“你也去金盆岭不?”那师傅把空车标志牌往下一搭,说:“去,何解不去呢?”。

    前几天,也是晚上打车回家。一上车,的士司机就跟我讲,交通频道刚刚报道,就在十几分钟前,一个蓝灯的士把乘客忘在车上的五万元现金,归还给了失主。然后,这个的士司机,一路上就开始重复几句话了,“真的想不通呢,我自己也是一个开的士的,一年到头开得要死,才赚得几万块钱啰?”“随你是哪个噻,五万块现钱呢,你怕蛮少噢,人家一冇要车票,找得鬼到?”“人家神更半晚拿得五万块现金跑的角色,肯定不是冇得钱用的人噻!有么子拿不得的!” 我下车时,他接过我的钱,还在摇头感叹。

     不过,我心里也清白,越是这样讲的的哥,真真实实,越是可能拾金不昧像雷锋。 
 


作者:时落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