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要打印的文件是:逛长沙菜市场

逛长沙菜市场



作者:龙勉    转贴自:长沙晚报



    因为对长沙的苋菜、蕹菜、冬苋菜、腊肉、 腊八豆、 剁辣椒的酷爱和想念,从夏威夷回到长沙的第一天,就起了一个大早,和丈夫一起去逛了河西荣(加偏旁三点水)湾镇菜市场,那丰富多样、新鲜、价廉的蔬菜和鱼、肉、水果等等,使我们什么都顾不上,买了这样,又买那样,直到提不动为止。回家一看,白跑鞋、白袜子和浅色裤的裤褪全成了花的,不知是鱼的血, 还是西红柿的红色,给它们嵌上了红花,也不知是不是苣笋叶、白菜叶、苋菜叶、蕹菜,还是冬苋菜叶的绿色给它们嵌上了绿叶,那些久已腐烂的菜叶和泥土为它着上了黑色的衬托。此情此景倒也因多年对长沙生活的向往和满载而归的蔬菜忽略了,一心直想赶快把所有的菜都尽快地搬到餐桌上。

    又一日,和朋友们在餐桌上又谈到了长沙的美食佳肴,他们决定带我去马王堆蔬菜批发市场逛一逛。 听说, 那里才是长沙菜市之最。

    离开长沙前两天,我的好友开着他漂亮的私车,带着几个朋友去了马王堆菜市场。还没进市场,那远远看去的人山人海已使我忘乎所以。又因为是开车来的,不会有提不动的困难,恨不得将所有的蔬菜都一一采购些回家。逛河西溁湾镇菜市场的错误马上提醒我,先将裤脚口卷了起来,然后,小心翼翼地寻找每步落脚地方。顾了脚下,又怕遗漏了好菜没注意到,看了好菜又踏在烂菜上,一不小心,朋友又走散了。

    逛完了长长的卖菜队伍,来到了大货车躲藏在屋里的批发市场。黄瓜一条条整整齐齐捆在一起,一捆捆排在车上,看上去似乎它们是用机器生产的。再看看摆在库前的样品,其皮薄、肉脆,水淋淋的,恨不得马上洗上两根,拍拍烂,加上些香醋、芫荽菜, 即可大快朵颐了。在另几辆已经将遮盖布打开的车上,嫩肉色的图案活像一大片高级宾馆的彩绘墙纸。揉揉老花眼,定睛一看,才知道那是整车等待卸车的包菜。每棵包菜各有各的色调、形态和大小,然而,它们又是那么整齐和一致地排在一起。好美啊! 呆在车后整整看了三五分钟,享受着那智慧和自然的协调美。

    继续往前,在两旁忙着卸载黄瓜、豌豆、包菜、青椒、红椒、芒果的人群之间,在慢行的汽车、三轮车、自行车和提篮、提袋的买菜人行进的路中间穿行,绕过批发市场的建筑物,又出现了一片热闹的天地。这里有留着血水的泥滩和盆子, 池里欢蹦乱跳着大鱼和小鱼,还有忙着蹲在地上杀鱼、去鳞和砍鱼块的业主和等候着的顾客。

    鱼摊对面是大片盖着棚顶的菜摊,看得出是计划过的,一排排、一格格,基本一样高,排排格格间留有约1.5米的行人道。摊主们都在格格之中忙于接待他们的客人和清理他们的货物。红的、绿的、黄的、白的各类蔬菜都按摊主的意愿整齐地陈列在各自的摊位上。突然,眼睛一亮,“蚕豆”、 “新鲜蚕豆”, 20年没吃过了! 要有半公斤蚕豆、两个小红椒切成丁、一两酸排菜细细切烂和半两肉末,随便在锅里炒炒,红、 绿、黄、棕,色香味俱全,一定美不胜言。疾步走到了蚕豆摊前,摊主们正在从蚕豆的厚荚中剥离蚕豆。“请称五斤蚕豆!” 我脱口而出。我的脚下踩的是豆荚,我的脚上时而盖上新扔的豆荚。 鞋脏了,袜子脏了,卷起的裤褪也脏了。还好,新鲜蚕豆买到了……

    离开了长沙,路过上海,也去上海的菜市场看了看。上海菜市场也一样供应丰富,但行人过道上并没有“乌蒙磅礴走泥丸”的壮观,每个摊位上多了一个用回收塑料做的垃圾桶。

    我爱长沙,我眷恋长沙的亲情,眷恋长沙的苋菜、蕹菜、冬苋菜、腊肉、腊八豆、剁辣椒等等,我也眷恋长沙的菜市场。我期待着,长沙的新鲜蔬菜不但只香在餐桌上,也香在菜市场里!少点脏乱,长沙菜市场一定会更美。


作者:龙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