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要打印的文件是:今天宁乡人

今天宁乡人



作者:左宗华    转贴自:长沙晚报



    从长沙过湘江,西去80余里便是宁乡县。宁乡人大多谦恭朴质,说话声调平和,即使作田汉子、卖蛋大嫂,虽土腔土调,也总带点文雅。这大抵是有历史渊源的。宁乡曾出土大批商周时代的青铜器,不少还是稀世国宝。印在历史教科书上的“四羊方尊”,举世震惊;宁乡沩山,一千多年前便是佛教圣地,由唐宣宗赐封的“密印寺”全盛时期僧侣多达三千多人。这些文化传承有如雨露,浸润着宁乡的民风。

    然而长沙人以前爱说“宁乡人会喂猪,再是会读书”。半是调侃,半是赞誉。会读书,是指宁乡学生历年高考都有上乘表现,令许多条件优越的城里伢妹子望尘莫及。但会读书的毕竟是少数,宁乡是传统的农业大县,祖祖辈辈守着一隅山水日出而作日入而息,以务农为本,喂猪也就自然普及。长沙人于是调侃宁乡人,只会守在家里喂猪。

    守旧的作田喂猪,必然阻滞经济的发展,让宁乡人总显得灰头土脸,底气不足。

    今年五月,我随同一批文艺家去宁乡采风,却有耳目一新的盛觉。宽阔的公路旁,冒出了不少苗木基地,高大的树苗密密麻麻整整齐齐地生长着,有的正在装车,准备连根带土移栽到城市中去,让喧嚣的市井多些绿意。大片的烟叶地绿油油长势喜人,与田野的禾苗似乎在展开青春的竞赛,衬映着远处山脚星罗棋布的新农舍,白皙耀眼。看得出宁乡人作田再也不是单一的稻谷加稻草。

    其实,宁乡人并不守旧,他们像鲜活的鱼,只要有了宽阔的江河湖海,便能腾跃起生命的浪花。我们去参观“忘不了服饰公司”。女董事长罗美元看上去仍像一位刚刚赶集回来的宁乡大嫂,朴实温和。她以前只是个学做缝纫的农村妇女,改革开放后才自已创办服装厂,从做红领巾、短裤开始,不仅引进西方国家的先进设备,还聘请高等院校的教授和国内外著名服装设计师担任顾问。该公司现在已经资产过亿,已跨入全国服装企业百强行列。宽敞明亮的生产车间里,近千名员工像蜜蜂采蜜,忙碌在各自的岗位上,这些青年女工绝大多数来自宁乡农村。

    像罗美元这样锐意图新的人,宁乡还有的是。50岁的胡建明,不甘当老式农民,学过泥瓦匠、铁匠,后来又开汽车跑运输,再后来开饭店。在来宁乡购买牲猪的广东商人启发下,他试制蛇菜,成为湖南省烹饪协会授牌确认的“宁乡口味蛇创始人”。在沩山密印寺附近,一个宁乡人花120万新建一个茶叶加工厂,前店后场,把过去不太为人知晓的沩山茶推入了市场……

    宁乡在变,不如说宁乡人在变。他们从世世代代居住的土砖茅草的农舍里走出来,融入了时代的经济大潮,像那“四羊方尊”,拱出泥土,向世界展示着自已的光彩。(作者系市作协会员)


作者:左宗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