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要打印的文件是:草根谈吃

草根谈吃



作者:哥舒眉    转贴自:博客|http://www.sohoxiaobao.com/chinese/bbs/blog.asp?id=13693&cat=0&page=3


    在长沙谈吃?刚说个题目旁边的人就会“嗤”的一声。长沙人爱吃、会吃,关于吃,翻翻小报翻翻网页,要多少有多少,上到宾馆酒楼,下到街尾小摊,哪怕是一碗米粉,也会有若干人跳出来告诉你,哪哪哪的最正宗,哪哪哪的口味最好。口子一开,人人都是大家,没有专美一说。

    年轻的时候,说年轻的时候并不是说现在七老八十了,只是当年十几二十,如花年纪,不高兴了哼一声就走,骄傲如斯,到现在路走得多了,反而变成刚进大观园的林妹妹,不敢一步行差,三十来岁,说得好听叫壮年,其实已经输不起。

    年轻的时候几个同学关系最近,最大的爱好是上街吃东西,清一色的四个女孩子,长得也不算难看,齐齐走出去,步履轻快,微微带动裙裾。呵,记错了,那时的我并不爱穿裙子,回忆总是美于事实。

    说得好听些,我是个很磊落的人,男人一样,伸直两条腿坐在花坛边,手里攥一大把牛肉串,呼哧呼哧的吃着,牛肉串里放了很多辣椒,吃得微微有些冒汗,嘴用全是沾了细小辣椒粉的红油。辣得太厉害了,掏出一叠纸巾,擦擦嘴,狠狠擤一把鼻涕。

    样子难看?最热闹的南门口,一分种来来往往超过一百人,谁会多看你一眼!

    这年头!

    这年头物价疯涨就是工资不涨,耳朵里灌满了某类人月平均工资上六千,随便到哪站个柜台也站二望三,好事不少,就没轮到自己。生气没意义,徒然胃涨气,弃捐勿复道,努力加餐饭。

    十二点吃完中饭,下午三点就觉得饿,买碗酸辣粉,申明带走,小妹装了一塑料碗出来,边走边吃,汤太多,哗地一声倒了半碗在身上,可惜了身上的白毛衣浅色裤子,吃也吃得狼狈。若无其事地走回粉店,拿纸巾擦干净,又是一条好汉,继续与酸辣粉战斗。

    一串串的油炸香干和里脊肉是最不合适边走边吃的东西,可偏偏路上吃的人很多,一手举着两只竹签,另一手作斯文状虚虚托在食物下方,该掉的油还是会掉,不掉在自己的衣服上,也掉在别人衣服上。

    糖炒栗子不会掉油,只是壳太硬,偶尔摸到个没有爆开的,得用牙齿咬,非常破坏形象,特别是涂了口红的女孩子,鲜艳的嘴唇顿时花斑斑。就算剥壳不为难,壳与肉之间那层毛茸茸的衣子也是个顽固派,用指甲扣了又扣,扣一下去一小点,指甲都疼了还没扣完。何况费了这么大的力,也不过吃一小颗在风中已经冷去的栗子肉,实在是划不来。

    倒是烤红薯非常好,蛋黄红薯,烤出来薯肉黄灿灿的,香气扑鼻,隔了一层手套还非常暖。

    前些天遇到了当年一起捧着臭干子糖油粑粑满街走的老同学,说,吃个饭吧,昱龙的牛蛙真不错。同学远远看见油汪汪的招牌立即回头,吃饭的地点改在王府井的爵士餐厅。

    噫?原来都去小资了,只有我一个人还在草根呢。


作者:哥舒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