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要打印的文件是:回长沙呷肉

回长沙呷肉



作者:时落笔    转贴自:本站原创


    虽然工地附近的几个村子,早被我们吃得没有公鸡报晓了,而猪肉的价格涨得老百姓都把年猪提前送上了西天,但我还是怀念着在长沙呷肉的畅快。
  有次我逮到机会要回长沙,于是很兴奋的告诉同事:"终于,可以回长沙呷肉哒!"
  同事们包括几个细妹子都一脸鄙视地看着我,我莫名其妙,后来,才明白,原来在长沙话中“呷肉”还有一种很低俗的隐喻。只有苦笑,长沙人真“策”啊,呷肉这种高尚而富有诗意的行为,居然被他们意会成那种“活塞运动”了。我仍是义无反顾的跳上车,苦笑地想,难怪水浒中的好汉都会呸一句:“这口里真淡出鸟来!”
  家人和朋友都说我是个“肉食动物”,小时候放学回家,闻到厨房里红烧肉的香味,眼睛都放“绿光”了,连作业都有劲了。以至于偏食到我一吃小菜,特别是空心菜,经常会像鱼刺一样卡到喉咙里,卡得直翻白眼。
  在像和尚一样过着禁欲生活的工地,经常会故意回想起在长沙大块呷肉,大碗喝酒的往事。那谭州瓦缸饭庄的霸王肘子,该操着一把小刀割划着与一桌朋友分食,那水泵厂门口的辣椒炒肉,是最下饭的口饭菜。那湘鄂情的红烧肉,晶莹剔透,挟在筷子中煞是可爱。那金得利熏肉大饼店里的酱大骨头,用手拎着啃,最好是配一瓶他们店里的哈尔滨啤酒,那河西猪脚王的卤猪脚,辣得让人额头直冒细汗,可惜就是太过错了。那一路吉祥的酱椒扣肉,看似腻人,却像果冻一样滑入喉咙。那五一路上的咖稀穆餐厅,不提他那烤羊排,便是他门口的一串烤羊肉串,都让我现在想起都馋涎欲滴。。回忆中长沙那帮子酒肉朋友的嘴都是油亮的,酒酣耳热后脸都是红的,连碗里洁白的米饭都是淋了一层金黄色的油汤。就连散步都在居民区的楼下,那一间间厨房里排气扇扇出的风,都是煎猪油的香。
  前些天公司体检的结果出来了,意料之中我转氨酶又偏高了,医生叮嘱要素食,我拍拍腹中挈肉苦笑,大块吃肉是不太可能了。但读沈宏非的《写食主义》中有妙语一句:“当上山己成往事,落草己付笑谈,好在还有大块吃肉的禁忌,令人可偶尝破戒之快,一逞轻狂。”


    长沙里手感谢作者惠赐,原创首发里手社区 2005年7月15日


作者:时落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