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要打印的文件是:朱元璋何曾来长沙?

朱元璋何曾来长沙?



作者:任继甫    转贴自:里手社区


    按陈运溶所著的《湘城访古录》谓:太乙寺即上清宫也。

    任继甫记得当初点校此书时,里面有则旧志记载的小故事大约是说:明太祖朱元璋一次率师至长沙,宿太乙寺中,与寺僧对对子说:“太乙寺中孤月亮”,一僧应曰:长沙城上一星明”事情。

    而在《长沙美丽的盘歌》一文中更加注说:“注:相传朱元璋曾住朝阳巷(今解放西路西)之上清宫,半夜出来与一僧相遇对对子曰:太乙寺中孤月亮;长沙城上一星明。”孤月亮历来有一种说法即是指“朱元璋”,只有他才能称孤,长沙城上一星明据说这是确定长沙是星城的地位。

    而此时,即是太乙寺、又是上清宫的这个朱元璋寄住的地点,任继甫参看数种版本,皆说明不了到底这庙已搬到长沙南郊外的沙湖桥(有书载元朝已搬至郊),还是依然在朝阳巷里(明代又有城内太清宫记载),或者两处地点在朱元璋时同时存在。这种考证其实毫无实际意义。本来就是一个伪问题。

    曾经读长沙某人所著一书,这位先生曾考证朱元璋曾来过长沙,并且在长沙城北的吴芮祠召见秀才胡闰,所引证据为吴晗所著之《朱元璋传》说“(朱元璋)征陈友谅,过长沙王吴芮祠,见胡闰所题诗,大为爱好,即时召见帐前,到洪武四年,胡闰以郡举秀才来见,元璋还记得,说:‘这书生,是那年题诗鄱阳庙墙上的……”

    其实,这段话是长沙这位作者的误引,因为这个长沙王吴芮祠并不在长沙,吴芮祠也非长沙独有。查《明史》卷一百四十一(列传第二十九)之胡闰传,全文如下:“ 胡闰,字松友,鄱阳人。太祖征陈友谅,过长沙王吴芮祠,见题壁诗,奇之,立召见帐前。洪武四年,郡举秀才,入见。帝曰:“此书生故题诗鄱阳庙壁者邪?”授都督府都事,迁经历。建文初,选右补阙,寻进大理寺少卿。燕师起,与齐、黄辈昼夜画军事。京师陷,召闰,不屈,与子传道俱死。幼子传庆戍边。四岁女郡奴入功臣家,稍长识大义,日以爨灰污面。洪熙初,赦还乡。贫甚,誓不嫁。见者竞遗以钱谷,曰:“此忠臣女也。”

    明史中提到吴芮祠明显就不在湖南长沙,首先胡闰本就是江西鄱阳人,其次朱元璋与陈友谅大战鄱阳湖也是历史的大事件,并且江西鄱阳立吴芮祠即鄱阳庙属正常得不得报的事情,因为记得吴芮好像本来就是这个地方的人,汉初,吴芮虽封国在长沙,不久死于长沙葬于长沙城北,汉末,建孙坚庙时曾毁吴芮墓,吴在墓中面色如生(见水经注),长沙确实有吴芮墓并且据抱一遗著,直到民国时长沙北门外二马路附近菜地仍留有吴王庙,但此吴芮祠此鄱阳庙压根就与长沙无关,是人家江西的事情。因为吴芮本是人家江西人。任继甫的朋友贾谊故居馆长吴松庚曾写了一篇吴芮墓的考证文字说,吴芮墓今存于江西,系吴芮墓在长沙被挖以后,其后人半其迁归江西,至今其墓前仍有一狮一象,谓”狮象把门”。而在吴芮其发迹出身地有长沙王吴芮祠实属正常,长沙王是称号,百非地点。

    因此考证朱洪武是否来过长沙,这一个例子是不能作为证据的,根本就是引用错了。还是应有找更有力的证据来说话。因此当前所谓上清宫太乙寺住过明太祖,也就一传说而已罢了。

    还是让美丽的长沙盘歌来说话吧:“晋朝陶侃射蟒到如今,贾谊充军碰上猫头鹰,“孤月”和尚(指朱元璋)住在上清宫(注),(明)吉王造府布满长沙城……” 所谓射蟒是民间传说故事,贾谊充军的表述也与史实不符,孤月和尚我们还是把它当作美丽的传说吧。


作者:任继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