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要打印的文件是:清炒栀子花

清炒栀子花



作者:唐兴玲    转贴自:长沙晚报


    清炒栀子花

    http://www.csonline.com.cn 2005年03月22日02时13分 星辰在线 

    请一个客户在一家香港人开的酒店里吃饭,别说那些菜价让我心如刀绞,而且那些大盘子里小小的内容物,让我以为置身正宗的沪上酒家,分量真是太少了。只好叫服务生拿来菜谱,请客人再加点两个菜。

    客人迅速看了一下菜谱:“清炒栀子花,就它了!”

    我连忙说点得好!其实我主要是瞟到了清炒栀子花的价格,只要38块,比起那近千元的一个汤,这可是真正的地沟价了。而正是这个地沟价的小菜,赢得客人的击掌称赞。

    她说:“小时候,妈妈从山上采的栀子花,炒出来就是这个味道!”

    刚才谈判还很犀利的客人,一下子温情得一塌糊涂。人与人之间的温情,往往不是在意料之中,也许柔和的栀子花让人忆起温暖的人生轨迹,会让人渐趋安静、渐趋一种自然本真。

    客人还说:“我还珍藏着曾经代表属于我的爱情的几朵栀子花,很干净,很洁白。我用心地把它们锁在我最爱的桃木盒子里,我以为我永远不会弄丢它。很多年之后再拿出来,发现它们瞒着我变成了黑色……但那种美丽、那种味道、那种感觉仍在我的记忆里。”

    或许,爱情给人的东西,最终是归于纯洁,像是人类最完美的宗教,拥有完美的遗憾。当栀子花的甜香洁白袭扰我们忙碌压抑的生活,我们会再一次信仰纯洁、纯粹的爱。

    我相信她的话。我喜欢听一首歌:“就算你留恋开放在水中娇艳的水仙,别忘了山谷里寂寞的角落里,野百合也有春天。”听着这首歌,我会想起野百合的鳞瓣,想起湘江两岸的山里,有过我们少年的身影。那些黑发如云的誓言,即使逝去,气息还在,淡淡地弥漫在整个生命流程里。

    只是我看着华丽桌布上的用鲜兰花装饰的水滴状的盘子里的清炒栀子花,心里有点点伤感。

    其实,在它花开的季节,我们可以在菜市场找到它。单独的花朵脱离花枝,脱去绚丽的繁华,标价也不过数元。栀子花会不会发现自己不适合繁华的潮涌?是不是相信自己只合在月光里清澈地绽放?

    我们咀嚼着记忆里的栀子花,咀嚼着一份干净的美,咀嚼得什么都没有留下。

    我喜欢野菜的“野”:自由舒展,有一种天然恣意。野百合的鳞瓣,栀子花的花瓣,地胆头的根须,山紫苏的叶子,都是我喜欢的。就像我喜欢的、你也一定喜欢的感情:没有条条框框,生长得那么健康。

    回到家里,带着一种正常偷窥的愉悦看青青子衿在她的书里写道:“傍晚时分,地上已半干了,风也止住……摘草莓后去花山小镇,赏春水吃农家菜,炒柳树芽、菊花、枸杞尖。有点暴殄天物啊。”而长沙的几个朋友,在网络中,则分别写了他们到长沙的五星级佳程酒店聚餐吃野菜的事。呵呵,看来,“野”爱者众,可惜身不在长沙!
 


作者:唐兴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