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要打印的文件是:在麓山

在麓山



作者:任波    转贴自:长沙晚报


 

  冬天来了,不知今年会不会下雪,很多年了,城市见不到雪花在空中飘。

  10多年前的冬天,我是住在岳麓山上的。

  我的外公独自在云麓峰旁的一个山坡上守着一个偌大的仓库,我便陪着他住,闲暇时看看山,读读书,晒晒太阳,冬天的太阳很温暖,山上的灌木大多并不落叶,蓊蓊郁郁的,那时的我心境就像杜牧的一句诗:“闲爱孤云静爱僧”。

  然而总在一些夜晚,忽然有大风从天际莫名落下,吹得整个麓山千峰万壑发出潮浪般的回响,山坡上的小屋,就像在暴怒大海中一叶可怜的小舟,浸在四海翻腾、云水愤怒的水声里。外公坐在厨房里,用火钳将树蔸燃起的柴火拨得更旺,蓬松金发般的火苗,轻忽地升腾起,窥探着小屋内的寂静,忽然又被柴火烧响的哔吧声吓得惊慌失措。外公慢慢悠悠地讲,当年在这样的夜晚,他们是睡在山上的土地庙里的,他们把门撑死,闭门酣睡,天亮了,就拿起竹筐满树林去捡昨夜从树上摇下来的鸟儿,不要多久就是满满一箩筐,这样的风好啊。外公在年少时就在浏阳和江西边境的山中打游击,他说《湖南文史资料》中还记载过他们那个湘东什么纵队的一段历史呢?他慢慢地说着,我半睡半醒仿佛在梦境中一样。

  第二天醒来的头一件事,就是想到树林中去看那“夜来风雨声,‘鸟’落知多少”的情景。隔着窗玻璃,窗外一片耀眼,就是童话的世界了,坪里的大树亮晶晶地被银色的光晕笼罩着,地面和房顶全着了白如雪的霜,推开门,看那些小树枝子全被冰裹着,酣睡在昨夜的梦里,绿叶在冰下碧绿得富丽……四处都是白色的冰霜,一片片的银叶子、一粒粒圆润的银珠子、一根根掉在地上会发出响声来的银针,世界就像蓝色天幕中六角雪花的图案那样引人遐想,其实雪始终并没有落下来,昨夜只有满山的风,而早晨的太阳正想要穿破山中的雾霭,破坏我眼前的童话仙境呢。多年后,我在长沙的一些报纸上看到南岳雾凇的报道,但麓山的雾凇我仿佛始终身在其中。

  麓山终于飘雪了,隔着窗子只看见黑暗中灰蒙蒙的白雪在飘,风也止了,屋内的柴火更加温暖,这是美丽的夜晚,古人所谓“围炉读禁书”的最美时节。外公和我都没有话说,离外公小屋不远的苗圃小池旁栽着几株腊梅,其实那时正疏影横斜地散发着最馥郁的香气,山顶上守泵房的老奶奶栽种的几畦绿油油的白菜就在这个飘着大雪的夜晚被咩咩叫着的一群野羊顶破藩篱啃了个精光,在麓山,下雪的夜晚天地安静,正好烤火。

  14岁那年春天,从山上下来,忽然看见班上有同学在写诗,已经写了厚厚的一本。背了不少唐诗宋词的我,于是也在课堂上心痒难耐地乱划,第一首就是《在麓山》,是这样写的:“来时,万鸟欢腾夕暮中,/在那树林小径,/轻快步伐,踩着满地春风//再来时,不闻鸟鸣/冰雪苦压矮竹丛,/你无言,我也无言//在麓山,/是伴着外公在一堆柴火旁。”

  同学说,很有诗味。其实我想记下的就是麓山的生活,到今天却始终没有这个能力,因而仍将这首稚嫩并可能略带摹仿痕迹的诗,一直都留着。


  〖长沙里手〗感谢作者惠赐 原创首发2002年11月29日长沙晚报橘洲副刊 更新日期:2003年4月1日


作者:任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