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要打印的文件是:长沙人性之一:叫脑壳长沙人的“不服行”与“服行”(第五段也许会有人喜欢读)

长沙人性之一:叫脑壳长沙人的“不服行”与“服行”(第五段也许会有人喜欢读)



作者:任继甫    转贴自:里手社区


 

  长沙人(大长沙人,即以长沙为代表的湖南人)是中国最不愿“绊矮”的人群,天生倔强,爱丢大的,爱讲叫脑壳,自尊,有血性。因此长沙人是最不愿意服行的,他谁的账都不卖,不服任何人的行,只想让别人服他的行。因此长沙人爱充里手、爱现里手,有时不懂装懂,但不懂装懂,只蒙得别人一时,丢大的,也往往惹人耻笑。没有办法,爱面子的长沙人又要现里手,又不想因丢大的被人耻笑,有时就只好打落门牙和血吞,付出比常人、比其他地方人大得多的代价,耐得烦霸得蛮地扛起其他地方常人扛不起的事业和理想追求。

  一

  港(讲)老实话,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的湖南人,除开有家学,大部分长沙人的英语,尤其是在长沙读的大学的本土学子,真的是拿不出手,喷臭的,但要——求得更大的发展,想要进一步深造,在这个时代,冒得英语还真的不行。我就看到两个湖南人真的有狠,一个是聂茂,他现在可能已从新西兰飞到了北京,他只读了个中专,外语据说是背英汉字典呆记出来的。现在复旦读博的刘起林,他就亲口对我讲,他去考复旦的博士生,外语根本过不得关 ,外语根本听不懂,听力部分只好全丢,其他部分就告背英汉词典,靠做题。这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莫怪我们湖南人呆(读挨)搞子搞,要想往前走,没有了其他的路,除开这样做,你还要何什搞。中间有多少汗水湿衣衫只有天晓得。刘起林在复旦读书,据说学校里的教授同学呆了不晓得他是何什考进来的,一点英语都听不懂。刘起林说这话时有点得意,他要让别个对他这一点服行。

  二

  长沙又有个作家叫做陈广生,有些人称他做长沙的高尔基,他冒读么子书呢,只怕小学冒毕业,买过黄泥巴,后来下放江永,后来在长沙饮食公司做事,他说他要当作家,实现梦想。

  他真的就写了蛮多作品,据说还有长篇小说。我平时不读书的,后来朋友强迫我读了几本过期的《新创作》,那本书上正好有陈广生写得较短的回忆知青生活的文字,真的有蛮生动。

  何立伟有次在开会的时候就大力地表扬陈广生,表扬他的这种精神,这种不服行的精神。这种不服行的精神至少是让我这个懒人子惭愧,让我服行。当然我服行后,又回到了无所事事的生活。我多么想自己什么时候振作起来,也对别个开始不服行,让自己的行动不服别个的行,做出成绩让别人服我的行。

  三

  毛大爹当年也是个不服行的脚色呢?不服行所以有大成就。

  有人说天涯湖南版块里只晓得鬼吵子吵,不团结,有时硝烟弥漫,以此扩大化为湖南人的劣根性。文化性的优劣是并行的(我在害怕烂掉一文中已有表述,此不及)。这种鬼吵子吵,在我看来,其实就是长沙人的人性、湖南人的人性的表现——不服行。

  不服行所以就要斗争,就有吵闹。

  毛家大爹讲: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

  人斗当然不好。稳定压倒一切。不过是在灌水嘛,因而也就无所谓。

  不服行的同时,希望长沙人湖南人,不是只在嘴上说说而已,而要能用不服行的精神做出事业来。

  曾国藩左宗棠郭嵩焘之间也有不和,尤其是冒得功名,最爱丢大的(他把自己比作诸葛亮什么的)、喜欢咬筋的左宗棠就不服别个的行,就喜欢与别个闹不和,搭帮那憩子冒得天涯湖南版块,不然肯定会像僵尸王一样天天发几条巨大的贴子,会像子璋那样发表自己的不同意见。因为不服行啊,因为要让别个服行啊。(开玩笑,僵尸兄、子璋兄大家都见过,莫在意。)

  四

  记得好多年前在广东读到一则这样的野史资料。

  益阳人胡林翼(他有老屋在长沙,其后裔胡某某在岳麓书社工作已退休,打过交道)在武汉练兵,一天他在江边跑马,看见一叶渔家小舟在长江里划着,忽然湘军所训练的水军急速的摇橹而过,渔家小舟在湘军水师前飘飘摇摇,湘军水师如龙舟般奋锐破浪前行。胡林翼正感得意。忽然一艘洋人的火轮突突而来,激起的巨澜,令湘军水师在长江里溃不成军。胡林翼在马上哇的一声倒下马来,在掌心里吐了一口血。旁人扶起他,他喃喃道:“不怕豺狗子,就怕洋鬼子”。

  “豺狗子”按照革命史学家的说法是对太平天国起义军的蔑称。

  胡林翼在与太平军作战、练兵之时,亲身经历,虽不服行鬼佬,但在事实面前却不得不服行,他已深怀对国是的忡忡忧虑。

  后来的湘军集团核心领军人物,从封闭的内地湖南、长沙(比如左宗棠就出生在长沙)而来的曾国藩左宗棠等无不倾心学习西方技术大搞洋务运动。他们都是些不服行的种呢,他们之所以搞洋务,就是在与洋人并肩作战中,已心悦诚服于西方的科技已高于我闭关锁国的东方大帝国。他们的学习,他们的学习、对洋人的服行、心悦诚服绝对不是投降主义,外国人搞到屋门口来了,他们绝对地是人惹犯我我必犯人,不服行的本色又出来了。在福建马尾,在中越边境的镇南关,不服行的长沙人湖南人哪个“怯”哒船坚炮利的“蔸”。

  五

  不服行的另一个后遗症就是“狂”,喜欢丢大的,甚至一些本非湖南人只是在长沙当了个张云川一样的地方官,不禁也染上了长沙人湘人的性格。

  中日甲午战争爆发,那个在《走向共和》中被塑造成签个马关条约讨价还价最后讨路费钱令人泪下的感人光辉形象李鸿章(我没有看此剧只是从报纸上得知这一情节,听同事又说起。实际上就连美国华人学者李鸿章的安徽老乡唐德刚在禁书〈晚清七十年》里也不讳言他的这个老乡是个富可敌国家财过亿万的官僚资本家。我想知道如果李鸿章看了这个《走向共和》,想起自己签条约讨银子回国与自家的巨大财产的反差,是不是在天堂里也要对这部据说是广受好评的历史剧中要大说荒谬好笑。那时的报纸一边倒没有人澄清这一点,借此顺手一枪。)所领导的淮军在海陆战争中全部失败。

  当时全国上下,惟我湘人是望,从慈禧光绪到各省省长(巡抚)没有一个不把希望寄托在我湖南人长沙人身上。当时的湖南省长吴大#(三点水十繁体征字的中部和右部),就上书朝廷丢大的,讲了一大通,湖南人一出谁与争锋,有点像毛诗所说:今日长缨在手,谁时可以缚住苍龙。

  一帮子不服行的湖南人一窝蜂跑到关外要与日本人打仗,结果出战不到一个礼拜,好像只有六天牛庄营口等全失,湘军一溃千里。

  湘军都大败,这个仗就真的冒得打手哒。

  于是,甲午战争以失败,签订割土地、赔款的卖国条约而告终。

  长沙人大悲愤。不服行的叫脑壳长沙人真的是搞不坨数清,何解被蕞尔之地的小日本给搞得大败,连短裤子都输嘎哒。

  不服行的湖南人、长沙人有着优良的品行——愿赌服输。他们愿意承担天下的大责:

  当时就有湖南人在〈湘报〉上发文说”甲午的败仗是我们湖南人害国家的。”

  “救中国从湖南始。”

  “吾湘变则中国变,吾湘存则中国存。”

  是服行了,因为湖南要变法,湘人无不强烈要求,从士大夫到南门口卖剁鱼的,就好像前不久,长沙停电了,有市民要上街堵路一样。

  但又是不服行,“救中国从湖南始。” “吾湘变则中国变,吾湘存则中国存。”是要努力发狠要让别个服我湘人的行。

  后来的事我不说了,关于陈宝箴变法等等,说的人太多了。

  我只提一句,谭嗣同就是因为不服行而死的。因为他要救中国,那就从我谭嗣同流血开始,从从我浏阳人断头开始,把我长沙人的湖南人的血性割出来。

  唐才常想要南北自治想要自立军起义,黄兴蔡锷跑到日本去学习然后为走向共和而断头沥血、呕心沥血全都是不服行啊。

  谭嗣同是中国最大公无私的人,是湖南人的血性。

  走向共和既然湖南人在中间执了笔,应该写出血性来而不是他妈的阳痿。

  六

  不得不提彭德怀,我之所以上这个贴子,是因为瞅了一眼天涯时事观察里贴了个贴子〈浴血朝鲜〉。

  我没有细读,因为我知道一些零星的别的东西。

  首先朝战当然是因为不服行而率兵出战的。

  抗美援朝很久以来就有一种说法,说这是湖南人打的一场战争。领军人物有彭德怀,其中的将帅十有六七以上也是我湖南人长沙人。有名的牺牲者毛岸英罗盛教等都是湖南人。甚至“罪行较轻”的湘西土匪也上了前线,他们作战英勇不惧牺牲。多年后韩战老兵和将领的回忆录亦记忆犹新。

  我听长沙街道上的一个参加过抗美援朝的老兵讲过他们的故事。他讲, 我们打得好苦啊,朝鲜冰天雪地,比东北更冷,我们穿着一件单衣,打着赤脚在雪地里冲锋啊。电影里的志愿军还穿了棉袄,实际上我们没有。我们就是这样与美国人斗啊。美国的飞机真的欺负人,在空中投弹只炸我们中国人,不炸人民军与苏军。

  彭德怀以及毛泽东都是不服行的脚色。最后美国人没有赢(对不起,我不能说我们胜利了。最近的新闻报道都是这样说,请点击相关最新研究文字),这是他们借二战锐气第一次重大的挫折。

  于是韩战后,不服行的两位湖南人走了两条不同的路。

  彭德怀以及一切从韩战回来的将帅回国后纷纷要求科技练兵科技强兵。他们在战场上见识了敌人的炮火,知道这场战争不让敌人赢是付出了巨大的代价的,死的伤的都是有父母的儿女。

  水门桥美军陆战一师的逃脱使他们见识到了美军高科技的强大。

  所以要练兵,要强国。要发展科技。

  八十年代中期,我住在黄土岭政治干校一同学家,上厕所,随手取一本书,是七十年代的里面就在大批彭德怀的科技练兵强兵理论。

  因为韩战后的另一个毛泽东,这一个更不服行的人。他最初对美国还存在敬畏之心,“打败”美帝国主义,助长了他的狂妄之心,他更视的是人民战争,用小米步枪赤脚单衫去战斗。他说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在他的助长下,中国要赶英超美,只要三五年了。于是大放卫星。

  已经没有任何东西能让他服行了。在这个被包围的大帝国中,他要团结亚非拉美一切被压迫的人民,重建新秩序,将红旗插遍全球。

  晚年,也许能让他服行的只有他自己了,他的老态,他的即将死去,天上落下陨石,地下发出震动,他知道最后的时刻也许到了。

  他想些什么呢,他想说些什么呢。

  怎么会是:“你办事我放心。”

  他不服行的啊。

  七

  长沙人一定不服世界的行。小心太狂。

  长沙人服一下走到自己前面去的人的行,用不服行的心态,刻苦负重地前行。

  (手头上没有资料全靠自己的记忆写成,肯定会有事实和引用的错误,请天涯朋友指出。

  随写随发,错字不少,不一一更正。观点一定有不正确的地方。我想对长沙现在的吃喝玩乐有所了解希望了解此道的朋友们能够告我。接了数个电话,思路断断续续。)


  〖长沙里手〗 感谢作者惠赐 2003年8月10日 更新日期:2003年8月21日


作者:任继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