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要打印的文件是:长沙,我们的少年在坟场

长沙,我们的少年在坟场



作者:任继甫    转贴自:里手社区


 

  走起好远的路,就为了去坟场。

  我们还只是十岁左右的小孩。一天有个同学神秘地告诉我们,我到火葬场旁边的坟场去了。对于去火葬场和坟场都令我们觉得是一件很有勇气的事情。

  那时候,长沙出了个许反帝,在一个风雨之夕,跑到东风路的省博物馆放马王堆文物的地方偷出了素纱禅(注意这个字是衣字旁打不出,用形近字来代)衣等很多珍贵文物。

  在平淡的猪一样的尘世生活中,我们对于反面人物的“英雄”举动总是充满无限崇敬和神奇的向往,就像早几年某些人对于常德出的那个张君崇拜一样。

  当时就传说许反帝为了练胆量特意在下雨的深夜翻墙跑到太平间(即停尸房)和火葬场去搬尸体或者朝尸体用汽枪进行射击。

  十岁左右的少年对于这种敢于与黑色禁忌同在的人总是充满向往的。

  同学说完他同父母去坟场拜坟的经历令我们莫名兴奋,记不得是谁提议,说我们也去坟场吧。

  我们在学院街集合,沿着东学巷西文庙坪和书院路走过一师范粮食仓库、大椿桥到了一路车的终点站南站。

  当时汽车站的终点站就是我们心目中最远的地方,十多个十岁的孩子走了这么远,觉得自己真是伟大。

  我们找了一家小店,门口一个老婆婆摆了个茶摊,几只盛着红色汁液——茶水的玻璃杯,杯上面盖着四四方的喷着黑色煤粉尘的玻璃。记得是一分钱两杯,一人一杯,然后买了二个法饼,掰碎,十个人分吃。 我付的钱。当时我家的家境比较好,父母手也较松,我经常买些零食请客,于是有“任有钱“之称,这个名头一直持续到轻松的初中为止。水和食物都已尝过,我们觉得生活真是甜美,有更大的勇气前往坟场了。于是沿着一条通往金盆岭的曲折的路往前走,有些房屋,但不多,一些杂树和乱草沿着山坡乱长。在一家非常废旧的小厂旁有条小路。那个去过坟场的同学嗫嚅着说,就是这里了吧?

  十多个小孩勇敢地沿着小路往前闯,一些叫不出名字的鸟被惊起得一阵乱飞。

  看见坟包了,一个一个很多。路转回去,忽闻菊花的香气。一条大江在坡下去,碧透波心的江水,很蓝很美。最美的地方其实就是这坟场了。

  同学指着不远处一处漂亮的古典式的亭阁样的建筑说,那就是火葬场了。

  我们用瞻仰和敬佩的神情望向那个亭阁样式的顶“哦”了一声。

  我们去坟场了,也看到了火葬场的那个顶。这是我们的秘密。

  我们有很多的秘密。

  父母不知晓、班主任不知晓。我小心翼翼地告知我的那个美丽的女同桌,一直叮嘱她,不能对任何人讲,千万。这个秘密也成了我和她之间的秘密了。

  少年时代,有阳光的日子,你结伴去过坟场吗?

  对于我的浅薄的欢喜,你一定要嗤之以鼻了。

  好多年过去了,在青春的时期,我很酸腐地写了一首诗,,但没有谁能够接受它。只好修改寂寞地留存在案底。与黑色有关与死亡有关与爱有关……

  附诗:爱的归途  
  
  我将和我的情人
  约会
  在静谧的陵园
  我们将找到一块石碑
  上面刻着我们前世、
  今生和永远不变的名字
  
  我的情人又将成为我的妻子
  我们将到尖顶的古堡里
   向永恒的十字膜拜
  感谢它总是赐给我们
   黑暗和死亡
  
  我们愿意接受丧葬的洗礼
  我的妻子在白纱中将更加美丽
  我们要在一片哀乐中缓缓起舞
  
  我们总是踏着落叶
  走向爱的归途……


  〖长沙里手〗 感谢作者惠赐,原创首发天涯虚拟社区 2003年11月13日 更新日期:2003年11月21日


作者:任继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