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要打印的文件是:长沙“水老倌”

长沙“水老倌”



作者:黄德强    转贴自:潇湘晨报 2003-09-14


  上个世纪70年代初,文化大革命还没结束。我进入位于沿江大道“反帝路”(今长沙湘雅路)口附近的一所中学。第一天去学校报到,被一个高年级的同学抢走了一枚被我视为命根子的毛主席镀金像章。同桌的肖卫东一顶新军帽也在校园被抢。同学讲,我们碰上了高年级的“水老倌”。

   “水老倌”是长沙人对社会上那些游手好闲、不务正业、流里流气、打群架骂痞话、偷东摸西等青年哥哥的称谓。

   那时常有“水老倌”窜进学校,与高年级的同学沆瀣一气、狼狈为奸,抢低年级男生、戏弄女同学、偷实验室的东西……那时学校正大批教育湘剧《园丁之歌》,大树特树“反潮流,交白卷”,老师也是敢怒不敢言。有个姓张的体育老师因看不惯一个男生对女生动手动脚,讲句公道话,结果当天晚上回家,走到铁佛东街时,被一群“水老倌”狠狠揍了一顿,鼻梁被半截窑砖敲断。

   “炉子,敞哒你来,不怕你的块方(本事)大,老子是流氓……”这是“水老倌”经常挂在嘴边唱的一首“水老倌歌”。所谓“炉子”当时是指痞里痞气、行为放荡的女子,有点像今天的“浪女”,与“水老倌”臭味相投,因此又有一首“水老倌”唱的改自台湾歌星刘文正的《阿美》为证:“……虽然我是个穷光蛋,长得也不怎么样,但是你要想一想,咱们半斤配八两。”

  “十间头的炉子裤脚大,二马路的水老倌尽讲狠。”这是当时流行在长沙北区的一句顺口溜。每天八中、九中放学,门口都会守着一些穿着打扮奇形怪状的小青年,有的歪戴军帽,斜叼烟卷;有的把铜秤杆子、圆钢条用报纸卷好藏在袖管里。放学电铃一响,学生拥出校门,总会发生一些男生被殴和砍伤的流血事件,都是因为高年级某个男生得罪了哪个水老倌,或是女生叫来了水老倌男友,追砍之声常常从北二马路传出,沿反帝路杀到沿江大道河堤上,那种惨烈,绝不逊于现代港产影片《喋血街头》。

   我们学校有个秦老师,因为头上“寸草不生”,同学背后戏称之“穷脑壳”。秦老师有个宝贝女儿读高一,上课就睡觉,考试就交白卷,一到晚上就出去与水老倌鬼混,十五岁就“驮了肚”(怀孕了),把秦老师气得要死。

   秦老师从学生口中了解到女儿跟的“水老倌”是工人文化宫专门吹“弹四郎”的黑管乐手,以前还是自己的学生。有天晚上秦老师“吊尾线”(跟踪),发现女儿与“弹四郎”在工人文化宫的假山下约会,他一把揪住黑管手的领口:“你咯杂种不是人!”话还冇讲完,“弹四郎”操起黑管匣子对他脑壳就是一下,秦老师眼镜被打碎,血流满面。

   穷脑壳不再管宝贝女儿,不久女儿被“弹四郎”甩了,她用水果刀刺伤了“水老倌”,自己进哒女子少管所。

   那个时代的水老倌与今天的罪犯还是有所区别,譬如他们爱讲狠,但一般只跟与自己有恩怨情仇的人斗。譬如“弹四郎”,就曾经是秦老师的学生,因屡次犯事,被学校记大过两次,初中还冇读完就被开除,因此产生强烈的报复心。

   水老倌动凶也不像今天的歹徒穷凶极恶,动不动就利刃穿心。那时水老倌爱用钝器劈人脑壳,虽血肉模糊吓死人,但出人命的不多。“水老倌”也算是那个无聊时代的无聊产物吧。


作者:黄德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