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味的长沙话 [2007/5/9]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会员『爱尚爱摄影』于2009/6/11 11:26:14发表评论:
  • 评分:2分
        偶不是长沙的
    这么高深的方言真的听不懂

  • 游客『卓著』于2008/6/29 10:32:44发表评论:
  • 评分:4分
        复杂~
    有点乱..


  • 会员『劳白沙』于2008/6/22 22:29:31发表评论:
  • 评分:5分
        路过,打酱油

  • 游客『雨梦』于2008/4/18 22:13:00发表评论:
  • 评分:3分
        四川人说话爱称“老子”。如“我不知道”说成“咯老子找不到”。长沙人说话爱加“伢咧”,“我不知道”说成“我不晓得伢咧”。“伢咧”有如一个语气助词,没有什么含义。但这话要对长辈说必遭训斥:“你喊哪个伢咧?”长大后看到此词才知该挨骂。此话其意思为“我不知道呀,儿子。”你说该不该“蔓陀”?不知五十年后长沙人说话还带不带“伢咧”?
      我嫂为河北人,来长时我们带她去亲戚家拜访。我去四川工作时,绕道开封。大嫂将她埋在心底多年又百思不得其解的心结问我:“你们湖南人为什么叫‘伯妈’为‘八姐’,还‘大八姐’、‘二八姐’的?”想来也“真是说与旁人浑不解”。湘潭人称“伯伯”为“伯伯”(音八八。说来还是纯正的古音,公侯伯子男,其中伯音八)称“伯母”为“伯姐”(译音,其字为“母”加“也”,奇怪我这电脑打不出这个字)无怪闹出这样一个笑话。
      七十年代我去一抗美援朝后定居宁夏石嘴山的湖南老乡家,他大女儿和我摆了一个笑话:当地的邻居说“你们湖南人才搞不懂,你们家里的幺儿喊他姐姐叫‘大姐’,咋个喊他奶奶还叫‘二姐?’原来(女矣)(母也)听成二姐了,不禁捧腹。
                                潭州傅雨

    返回文章内容页